武汉人返城记:退休夫妻封城前去旅游以云南务工者名义回家

  武汉人返城记:退休夫妻封城前去旅游以云南务工者名义回家,近日,随着返汉通道进一步打开,外省来汉人员凭外省健康码或湖北健康码“绿码”,能在湖北全省范围内安全有序流动。而那些滞留外的武汉人,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

  我叫叶世辉,今年60岁,是武汉某企业的一名退休员工。我爱游泳,是长江边长大的地地道道的武汉人。1月23日上午7点,我妻子在“封城”前夕离开了武汉;3月24日下午5点,我们又以复工的名义回了家。

  我们并非要刻意“逃离”武汉,到1500公里之外的云南去,是一场早就规划好的家庭旅行。1月23日我和妻子离汉时,儿子、儿媳、孙子以及两位亲家,已乘坐高铁提前数日抵达。我们打算在昆明过一个团团圆圆的除夕,然后趁春节假期,到云南的各大知名景区走一走,看一看。

  可这注定是一场无法说走就走的旅程。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四处受挫。找不到地方吃饭,宾馆酒店也不敢收留我们……

  好在这时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了《告湖北游客书》,我和家人得以在昆明西山区的春城花园酒店集中安置。

  集中安置也是针对湖北游客的留观,虽然是留观,但这是我们感受最为温暖的时期。在留观酒店,我们吃的一日三餐很丰富,工作人员还想尽办法纾解我们的心理负担。在那种紧张的背景下,我真的很。

  我们一共留观了15天,这15天里,西山区西苑社区服务中心对我们进行每日两次的体温监测。我们一家人都很健康,2月17日,我们离开了留观酒店。

  留观结束,不代表我们自此获得了行动上的。2月17日第一晚,我们联系的多家酒店,即便出具了体温监测和留观证明,都无法入住。最后通过当地警方的协调,才安顿下来。

  我们住的地方,是西山区棕树营北社区的一家汉庭酒店。那段时间,云南景点关闭暂停,餐馆饭店关门,我们整天待在酒店,每天刷各种疫情信息。

  到2月下旬,已经有一些州市了景区。我们时间的方式,是搜索各景区信息,关注景区是不是已经。

  3月里,昆明已的景点,如大观楼公园、捞鱼河湿地公园,我们基本都跑遍。远一点的地方,我们还去了东川和九乡,基本都是一日游。

  在外地滞留,我总感觉,无论到哪里,都会无形中给他人带去“麻烦”。我靠退休金生活,住酒店,每天要100多元的房费,不能长久地负担。最关键的是,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不能去,昆明范围的景区,能去的地方都已去过,能看的风景都已看遍。到后期,回武汉的想法,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强烈。

  3月18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0例,我的朋友圈开始盛传各种武汉人可以回家的消息。这些消息难辨,我向老家的社区打电话求证,社区回答我,的确可以回,并给我发来一个表格。

  18日上午我填了表,写了姓名、体温监测等基本信息,还发回去了健康码。但下午,我又接到老家社区的电话,说上午的表格作废,他们接到新通知,需要我们在浏览器上打开电子版,重新填,其中有一栏,要求我们去酒店所在的社区,开一个证明。

  3月18日下午5点,我们找到了棕树营北社区居委会,但居委会已经下班。19日上午,我们又赶过去,接待我们的社区工作人员说,不知道我们需要的,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证明,希望我们能提供一个标准模板。

  我不清楚这样证明有没有固定的格式和模板,最后我办下来的,是一份“身体健康”证明,内容包括:我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留观、之后在哪家酒店住宿、以及在棕树营北社区总计32天的时间里,无发烧、无咳嗽、无与确诊者接触史的事实。

  虽然我们是回家,但我最终是以务工的名义回汉的。我们填了《昆明市西山区外出务工人员健康申报表》,注明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我的家,我们填了自驾车的车牌号,以及体温监测证明。申请返汉的,是我和妻子两人。

  我的各种健康码及证明提交到了武昌区在外人员返汉申报系统,系统显示返汉人员的优先办理对象,主要是经批准的重大工程以及重要国计民生相关企业等方面从业人员,其他人员适时安全有序返汉。

  3月21日,我的返汉申请“审核通过”,通过的页面有一个图标,写着“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你能 我能 武汉能”。我很兴奋,在外滞留了两个月,终于获准回家。回程的时间定在3月23日。

  担心上没地方住,我们准备了铺盖在车上。来云南时,我们住过贵州铜仁的一家酒店。这次回去,我又给这家酒店打电话,问可不可以住宿。酒店回复我,我们可能下不了高速。23日晚,我们住在湖南凤凰县境内服务区的一家酒店。

  我们走京港澳高速,经湖南岳阳临湘的羊司楼收费站,进入湖北咸宁。一进入湖北,我能明显地感到上的小车少了,高速上行驶的,主要是运送物资的货车。一直到武昌南收费站,我才遇到返程途中的第一次检查。

  检查的过程很快,主要是排队花了40分钟。检查人员主要查看我们的申请资料、身份证、健康码,拿手机核对了我们的信息。

  从武昌收费站到我家所在的武昌区水果湖街锦绣中北小区,还有10公里的程。一上行驶的车很少,没有公共交通,多是小车,立交桥上,平常很热闹的汉街空空荡荡。

  我们的小区是封闭状态,要回家需要到社区开证明。为防止人员聚集,武汉至云南旅游证明是妻子一个人去开的。

  一进小区,看到我们的街坊邻居,就隔着窗户跟我们打招呼。有人说,你们真不容易,这么远开车回来了。

  我们准备好了巴氏消毒液,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搞消杀。我们采购了一些蔬菜,买了一袋面粉,走之前,家里还有一袋米。一个街坊告诉我们,生活上不要担心,现在网购方便,万一不行,她女儿在超市,可以帮我们买一部分。

  我们现在准备的物资,吃一周没有问题。我在家的第一顿餐是面条。接下来,我和妻子要居家隔离14天。

  在外面,不确定的事情太多,给别人带去的麻烦、添的乱太多,回家了,我心就安定了下来。23日晚,是我这两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资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